99分老虎机怎么压会赢
主页小说真爱天空
文章内容页

等他65年

  • 作者: 读者
  • 来源: 网友推荐
  • 发表于2017-10-27
  • 被阅读
  •   相遇

      1937 年的春天,太阳落得早。

      太姥爷那年刚满20 岁。他的母亲病危,家里很早之前就准备了棺木和寿具,可疾病让他母亲瘦成了一把骨头,寿衣得重新做。于是,太姥爷到镇东边太姥姥家的缝纫店,去重新给母亲订做寿衣。

      整个散花镇,就数太姥姥父亲的手艺最好,连邻镇的有钱人都慕名而来。生意太好,伙计忙不过来,太姥姥就来帮忙。她站在柜台的暗影里,轻?#38901;?#35821;地说话,用笔认真记下客人交代的尺寸。她常常穿湖蓝色的褂子,扎着油亮的大辫子。太姥爷猜她一定是摘了皂角用井水洗的头发,隔得那么远,都能闻见清香。

      太姥姥也留意过太姥爷。这是个朴实诚恳的年轻人,有一双忧戚清亮的眼睛,说话和和气气,写得一手好字。她虽然看?#27426;?#20294;喜欢看。

      寿衣做好后,太姥姥认为黑色太素,便在袖口处绣上了凤凰——有种用敦实的吉祥?#26874;?#20102;悲怆的感觉。太姥爷拿回家,母亲很满意。

      太姥爷回忆着缝纫店的姑娘,暗暗下了一个决心。

      太姥姥生得美,也有不少达官贵人提过亲,但她父亲一概没有应。她父亲知道凭自家这点儿家底,送女儿出嫁到好的人家无非?#20146;?#23567;,可是好好的宝贝闺女干吗要受人轻贱?再说乱世里什么都是说不准、靠不住的,当权的、有钱的一旦失了势,败落起来也容易啊。

      太姥爷家世代从医,太姥姥的父亲对悬壶济世的行当是有些敬仰的,再想到手艺人?#35828;氖前?#23478;饭,总能太太平平地把日子过下去,不至于委屈女儿。所以,太姥爷这边一上门提亲,他立马就答应了。

      次年开春时节,太姥姥就嫁进了太姥爷家。太姥姥爱吃桑葚,太姥爷就对她说:“你喜欢哪棵桑树,我们就在旁边盖房子。”?#31508;保?#22826;姥爷年纪虽轻,医术却不俗,很受当地人爱戴。病?#35828;?#20013;的石匠、瓦匠、泥匠听说他要盖房子,都争着来帮忙。

      不到两个月,房子就建好了,是一栋用石头砌成的房子,结?#24471;?#35266;,冬暖夏凉。

      别离

      1941 年冬天,散花镇下了很大的雪。

      半?#25925;?#20998;,有人敲门。开门一看,是太姥爷远房的表兄。他前几年一直在太姥爷这里看病,身体调理得差?#27426;?#21518;,就去东北伐木。赚钱了,怎么突然回来了呢?

      原来,日本在哈尔滨?#32426;?#25104;立731 部队后,表兄被抓去了。他成了日本?#25628;?#31350;细菌武器的实验品,后来趁着某天下大暴雨,他打倒?#35789;兀?#36867;了出来。长途跋涉多日,一回家就找到太姥爷,恳求?#35753;?br/>
      经过太姥爷诊断,由于服用多年的大别山药草和鼠疫细菌呈相克之势,表兄的体内竟然存在大?#26869;?#30123;血清,让他被注射了鼠疫细菌后?#38405;?#23433;然无恙,他成功躲过一劫。和表兄彻?#38057;?#35848;后,太姥爷得知了日寇在东北一带令人发指的细菌实验暴?#26657;?#24594;不可遏。

      没过两天,湖南常德被?#31449;?#25237;下鼠疫弹,大量老百姓死亡。太姥爷听说后,决定去一趟湖南,他要?#20804;?#20986;药方,解救百姓。

      太姥爷远赴湖南是那年腊月二十九,天冷得像在下冰刀子。镇外的清水?#29992;?#20840;部?#27426;?#20303;,人可以稳稳当当地在上面走上一个来回。太姥爷喝了白酒,在堂屋里坐了许久。他回厨房盛了一碗汤,喂孩子?#35748;攏?#25226;碗放在桌上,转身就出了门。

      太姥姥拉着孩子将太姥爷送出镇外。太姥爷深吸一口雪后清新的空气,自言自语道:?#25226;?#19979;得真好,明年肯定是个丰收年。”又回头嘱咐太姥姥,“灶火要烧得旺些,大过年的,烧得旺,明年才好过呢。”

      太姥爷带着盘缠和草药走远了,在雪地里慢慢地成为一个小黑点。天地空旷,只有那个声音在回荡:“等?#19968;?#26469;烤火啊。”

      那一年,太姥姥22 岁。

      枯坐

      抗日战争胜利的1945 年,太姥爷离家已4年了,却杳无音信。

      太姥姥盘了一间小店,给街坊邻居做衣服度日。她手艺好,又?#24515;?#24515;,维持生计尚不困?#36873;?#24180;轻的时候,她父亲说的那句话当真没有错:“能让我们依靠的,只有手艺。”

      每年冬天,家中的炉火都烧得很旺。可太

      姥爷始终都没有回来,也没有信。

      日子一天天过去,太姥姥将家中的老人都送了终,将弟弟妹妹们都扶持成了家,连她自?#28023;?#20063;有了女婿,有了外孙女,然后外孙女又有了女儿。

      我在1981 年出生,是太姥姥的曾外孙女。

      这一年,太姥姥62 岁,太姥爷离开她已足足40 年了。她曾经是个爱干净的小姑娘,现在仍然是个随时将自己收拾得干净利索的老太太。

      她习惯摘皂角洗头发,习惯将头发挽成髻,习惯穿布鞋,习惯用桑葚做成果?#26149;途啤?#22905;腿脚灵便麻利,不肯轻易老去。

      在我的记忆里,每到冬天,太姥姥总是穿着藏青色的褂子坐在大灶?#28304;?#30457;。她会帮小?#37096;?#28857;糍粑和红薯,弄得一屋子香味,而窗外是飞扬的雪。

      她不大说话,从清晨到黄昏,总坐在那里。后来我每次想到“生命”这个词,就觉得应该是个?#32454;?#20154;独坐一隅的情?#21834;?br/>
      回忆

      1992 年爸爸调动工作,我家搬到了城里。我们想接太姥姥到家里住,她却不肯,执意要留在散花镇度过清淡宁静的晚年。

      ?#30475;位?#23567;镇探望她,我都会带些服饰类的杂志给她看。她耳不聋眼不花,虽然没有进过学堂,不识字,但对着那些服饰图片仍会发出惊叹和称赞。

      姥姥和妈妈继承了祖业,都从了医。但我自小晕血,无法从事医科,每次看到太姥姥,都很羞愧。她却不那么介意,跟我说:“家有万金,不如一技傍身。”

      我考上大学那年,回小镇看她,跟她说我学了计算机,她听不大明白,但?#21307;?#37322;说可以用它画画、写文章,她就很高兴。那个暑假,天气炎热,太姥姥会很早就出门给?#33402;?#26705;葚,然后用井水镇一下拿给?#39029;浴?#37027;桑葚,有种说不出的美味。

      有一天,日头毒辣,我去找她,给她戴上

      人生· 婚姻家庭一顶草帽。我?#20146;?#22312;树下休息,拉家常。她有一句没一句地给?#21307;?#36215;家乡的琐事:谁家的孩子很孝?#24120;?#35841;家的?#22791;?#24515;地好。我听着,晃荡着脚哼唱一首童谣:“家乡的茶园开满花,妈妈的?#27597;?#22312;天涯……”

      太姥姥忽然想起什么,指着屋后薄刀山上一处坟地说:“还不错?#26705;?#20462;了几年呢,我要?#20146;?#24471;早,等你太姥爷回来,将来就和我合葬,很宽敞的。”

      那片土坡长满青草,郁郁?#20889;校?#23613;头有阳光,天显得极为高?#35835;?#38420;。太姥姥看着远处油绿的稻田,?#28982;?#20102;一个高度说:“那年我和你差?#27426;?#39640;。”

     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太姥姥和太姥爷的故事。

      1937 年,她是个大辫子的姑娘,会绣凤凰和蝴蝶;1939 年,她穿月白色的衫子为病人熬中药;1941 年,她的丈夫远走天涯,而故园的桑树年年枝繁叶茂。

      希望

      2003 年,我遇见了想要遇见的那个人;2005年年底,我带了那人回到散花镇去见太姥姥。

      到达时正是午?#25925;?#20809;,小镇落雪了,足有一尺厚。下午3 点时,天就全黑了。

      祖屋看起来并无太大变化,只是更陈旧了些,墙角长出小块的青苔,屋檐上结着冰柱,门前的桑树上挂着红灯笼。

      亲戚们早就自立门户,太姥姥喜好?#26469;Γ?#20182;们便走动得少。逢年过节,亲戚们送些老人适宜吃的水果软糖和藕粉之类,闲时偶尔来坐坐。

      堂屋里的电视是前几年妈妈买回来的,太姥姥终日开着它,说房间里有声音,热闹些。

      她喜欢听各种各样的响动,那会令她感到有烟火气。

      吃过晚饭,我们围坐在火炉前看着电视聊天。太姥姥最爱看《湖南新闻》,看得很专注。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 周年的特辑里,播放的是731 部队的罪?#23567;?#40657;色字幕?#27927;?#20986;湖南常德的县志:“日本731 部队在华期间,对中国大陆展开细菌战……”然后是一长串遇难者名单,有不惜以死抗争的爱国英雄,有无辜受害的平民百姓……在民间义士那一栏里,我看到太姥爷的名字,在无数名字中间。我看向太姥姥,她平静地盯着荧屏。我的心落回原地,心想,还好,她不识字。太姥爷早不在人世是意?#29616;?#30340;事,但只要未被证实,就还有希望。太姥姥大半生都在等他归来,可是,太姥爷其实已经去世64 年了。

      ?#39029;?#21435;站了一会儿,小声哭了起来。

      有孩童在打雪仗,我在雪地里跌了一跤,一点?#30142;?#24819;再站起身。回屋的时候,太姥姥拉着我的手说:“?#26131;?#22825;梦见屋后的薄刀山着火了呢,很红。”

      厨房的炉火仍烧得旺,?#21307;?#21435;添了一把柴火。又想,还好,太姥姥不识字。

      沉痛

      太姥姥是在2006 年3 月19 日去世的,那天离春分不远了。

      在整理她的遗物的时候,我翻出一本残旧的账本。历经大半个世纪,纸张发黄脆薄,折角的那一?#25104;希?#36203;然有太姥爷的签名。那是1937 年春天,他到太姥姥家的缝纫店取寿衣时写下的字迹。

      太姥爷是在冬天出生的,名字是“童冬来?#34180;?#26222;通的名,沉痛的字,反复地出现在账本的空白页。起先是笨拙的笔画,渐渐地就书写得流畅了,应该是太姥姥的临摹体,她想等他回来给他看吧。

      她的确不识字,但“童冬来?#27604;?#20010;字,她看了那么多回,默念过那么多次。她熟悉它,就像熟悉自己这80 多年的人生一样。她一定在《湖南新闻》里认出了他的名字。

      可她若无其事地又活了那么多天……她是不想让我们伤心吧。

      我的童年与一个名叫散花的小镇有关。我记得小镇的河流、桑葚和白雪,以及一些久远的味道——光线昏暗的店堂里,中药被?#32622;?#21035;类装进一个个小格子里,它们一律有着漂亮得可以直接拎过来入诗为画的名字,字字烁金。

      很多年了,那种清苦的气味仍在那里。

      本文标题:等他65年

     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nuwiv.tw/article/5800.html

      深度阅读

      •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365小说网的作者,发表您的原创作品、分享您的?#37027;椋?/font>

      推荐阅读

      99分老虎机怎么压会赢 冒泡社区幻想三国赚钱吗 排列3开奖结果排列5 提现秒到账的棋牌游戏 贵州快三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沈阳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辽宁十一选五软件下载 单双中特网 宁夏11选5开奖直播现场 竞彩篮球比分直播1 湖北11选5前一推荐